名字都是浮云

【拉二咕哒】糖果魔王

假装自己赶上了七夕。
其实拉二咕哒的不是很明显。
夹杂大量私设!
ooc属于我!
没问题的话请下翻。

“…所以这就是魔王的,呃,巢穴?”
咕哒子看着眼前的姜饼大神殿陷入了沉思,新人勇士·咕哒第一次思考起了刚入职就挑战魔王是不是不太现实。当然这个魔王也没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他只是把全国的糖…准确来说是除了砂糖以外全部甜的东西都抢去了自己的姜饼屋,不,大神殿里。
咕哒子捏紧了手中精美的糖果包装袋,里面的糖是秘密制作的掺了剧毒的糖,舔一下就会死掉。紧张让她的步伐有些迟缓。
振作起来,没有糖的国家是错误的。
一定要拯救没有棒棒糖的国家!
再次坚定了步伐的咕哒一鼓作气跑上了发出轻微咔嚓声的饼干楼梯,大神殿内部的光芒险些把她眼睛闪瞎。
水果糖吊灯,奶油泡芙花,抹茶泡芙塔,巧克力挂画…等等,那是果冻雕塑吗?果冻斯芬克斯??可爱,想吃。
“不敬的家伙!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属于甜蜜的魔王——无人能敌的糖果魔王余!区区菜鸟居然妄想吃掉余的得意之作,好大的胆子啊,被香蕉太阳船做成雪糕就是你最后的归宿——不过你似乎带着有趣的贡品,感激余的宽宏大量吧菜鸟,余赦免你今天的罪过。”
原来是自己做的吗,魔王…擦了擦口水恋恋不舍的咕哒被强烈的求生欲望驱使快步走进了大殿内部。
比起用纯白巧克力雕刻成的玉座,那个浑身上下都令人牙疼的魔王显然更引人注目,被棉花糖披风半遮半掩的牛奶巧克力身体在明亮的灯光下泛着光泽,黑巧克力制成的头发反射的光柔和了几分,令人产生柔软的错觉。似乎镶嵌着琥珀糖的金色眼眸反而不像是糖果,或许是上午十点光辉炫目的太阳吧…被巧克力香气淹没迷迷糊糊的咕哒子不经意间向旁边看了一眼。
是武器、盔甲,甚至还有头骨…被封在五颜六色的小熊软糖里粘在墙上,占据了整个墙壁,提醒着咕哒子再甜蜜的魔王也是魔王。一不小心就小命不保。
“那,那是…”
新人咕哒没能彻底压抑住惊呼,不小心发出的音节足以让咕哒子后悔得想把自己的舌头吞下去。
“净是些妄图挑战余魔王尊严的家伙, 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
某个蠢货拼尽全力才让自己颤抖得不那么明显,悲愤和恐惧此时灼烧着咕哒子的理智,但好在她还记得自己的使命。
“这是我从异国带来的新品糖果,请魔王品尝。”
仿佛没有发现异样,只哼了一声表示还算满意就将糖丢进了嘴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居然把毒掺进糖里,挺能干的啊你这菜鸟!不错,能伤到余的家伙很久都没有了,余就肯定一下你的智慧和勇气,为魔王的夸奖欢欣雀跃吧。”
魔王被毒死了,那天举国上下都在欢呼雀跃,姜饼神殿被推到,精美的家具装饰被打碎捣烂,软糖中的残骸被埋葬在一起,国王下令建造了纪念碑,冰冷的大理石冰凉刺骨,纪念花束散发的香气一年年淡去,后来纪念碑后方总会被放上一包小熊软糖,快要坏掉就换上新的一包。
“大姐姐那个雕像动了!!”
“雕像怎么会动呢你这样会被当成疯子的,来我要打烊了送你一块琥珀糖快回家去吧——”
熟练应付了小孩子的甜品店老板·咕哒子关上了店门并拉上了落地窗的帘子。
“余要吃粉色的马卡龙。”
…请反省一下差点被发现的失误啊啊啊!
只敢想想的咕哒子很有骨气的端出了一盘子五颜六色的马卡龙,卖剩下的。
糖果并不能杀死糖果魔王,但的确对他造成了影响,比如只能在夜晚活动——为了不让魔王被人认出,咕哒子擅自给黑巧克力的头发刷上了一层红色糖霜。出乎意料的这位魔王似乎还挺喜欢新发色…事实上当魔王也只是因为无聊吧这块巧克力。
被挑着吃完了所有粉色马卡龙嚷嚷着再不拿新的就要把她变成雪糕的魔王搞得哭笑不得的咕哒子得出了这个有理有据的结论。

捏住你的嘴看你还瞎叫打扰我写作业。

分享一组小公举。